你刚才明明说四季楼死了那么多人你们森罗庭最

www.rf3788.com娱乐 admin 浏览

小编:三大杀手组织之中的血刀堂堂主洪斩,也带了着一票人进入了天唐城! 这两大杀手组织的人手先后进城之后,随即便如水滴融进了大海,瞬时没有了踪迹。 无情楼方面具体谁来了?可

 
    三大杀手组织之中的血刀堂堂主洪斩,也带了着一票人进入了天唐城!
 
    这两大杀手组织的人手先后进城之后,随即便如水滴融进了大海,瞬时没有了踪迹。
 
    “无情楼方面具体谁来了?可知道吗?”云扬立即问。
 
    “是无情楼搂主恨别离,亲自前来,貌似还有两位副楼主也一并联袂前来,无情楼无形杀手,不知道具体到了几个……这个需要进一步确认。”
 
    “目前能够确定的……只有恨别离洪斩是本人亲至,这两大杀手组织来了超过四五十人的顶级杀手战力。具体情况待定。”
 
    云扬闻言不禁苦笑一声,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自己之前感受到的那股阴森气氛,铁定是森罗廷方面的人手到了。
 
    若是如此的话,那岂非就是说……天玄大陆最负盛名的三大杀手组织,如今好似赶集一般,悉数集合到了这天唐城之中!
 
    他们想要做什么,可想而知,不言而喻。
 
    “四季楼的几大尊者,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冰尊者已经于今天下午进入了天唐城之中,具体动向尚待查明!”
 
    而再接下来的消息,让云扬真正意识到山雨欲来,危机沛然。
 
    平静了这么长的时间下来,自己,或者应该说是云尊并没有更多的动作进行,然而这个天唐城仍旧自主地成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
 
 
------------
 
请假,没想好
 
没想好冲突从哪里开始……
 
    这真不是没时间写,确实是……没想好……
 
    、
 
    。。。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森罗来访,前因后果阴魂殿!
 
    以云扬今时今日的修为实力,更有白衣雪等人为援,凭云扬所了解到的森罗庭实力,进而推算与之其名的另外两大杀手组织战力水准,虽然棘手,但仍旧没有太被云扬挂心,就算当真硬干,己方也未必会落下风,尤其自己跟森罗庭交谊非浅,有很大机会可以将之争取过来。
 
    但现在,随着四季楼势力的介入,三大杀手组织变得不那么太重要了。
 
    “之后要密切注意几个皇子的动静,另外,要紧盯着那几位大佬府邸和别院,任何细微动静都不要放过……”云扬下达命令。
 
    “是。”
 
    水无音的心里对此也很清楚。
 
    这么多的顶级杀手一窝蜂的到来,威胁程度远超之前,那些人一般可都是隐藏在黑暗中等待机会的,等闲不会进入这等大城市里面,因为,对于杀手们来说,进入这等城市,会增加太多暴露的几率。
 
    而现在,竟然集体的出现……这本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若是没有人出面雇佣……那才是见了鬼呢!
 
    那么,谁雇佣得他们呢?
 
    他们的目标又是谁呢?
 
    这个答案也是秃子头顶的虱子,明摆着的!
 
    到了晚上,云扬不断地接到水无音传来的消息。
 
    某门派的高手,突然前来。
 
    夜行人突然增多。
 
    有人骑着飞行玄兽落在城外,然后消失了……
 
    有一个独眼人进来,貌似是某某某某……
 
    有人带着一柄奇型兵器,应该是谁谁谁……
 
    接连不断的消息,让云扬感觉到风云汇聚,头越来越大。
 
    到了午夜时分……
 
    云扬还在书房之中静静地等消息……
 
    一片氤氲的浓雾,突然笼罩了整座云府。
 
    窗外,一片幽幽的风声呼啸,一个声音说道:“云公子别来无恙……”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起身打开窗子。
 
    只见外面冥雾缭绕,一片翻滚中,一个人影陡然显露了出来,来人头戴高冠,对云扬点头示意:“云公子可还记得故人?”
 
    一殿秦广王!
 
    果然是久违的故人!
 
    眼见来人,云扬反而松下了一口气,道:“秦广王阁下,此际看到你无恙到来,我竟生出了总算是放下一桩心事的感慨。”
 
    秦广王的脸上登时露出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苦涩,飘进了云扬房里,端起桌上的茶壶直接咕嘟嘟灌了一壶水下去,摇头:“一言难尽!”
 
    云扬沉着的斟茶,道:“世事无常,有利有弊,王上今时今日的修为突飞猛进,精进太多,云某惊讶之余,大是为君欢喜。”
 
    秦广王翻了翻白眼,道:“还不是从你这里惹上的大麻烦,让四季楼抓住我们死磕,没办法冒险提升……那过程比之九死一生尤甚,云公子,说起来这个中种种可全是拜你所赐。”
 
    云扬哈哈一笑,斟茶:“莫急莫急,我今天时间全部给你,不妨秉烛夜谈,从头到来,一一详说。”
 
    秦广王哼了一声。
 
    随着秦广王的诉说,云扬也终于明白了,这段时间里四季楼为何空前安静,波澜不兴。
 
    “往事不堪回首啊!那次……那次可真是被你害死了……”一殿秦广王叹了口气,将手中茶水一饮而尽,兀自一脸郁闷的说道。
 
    “你没有在场,亲身体会,如何能够知道当日的四季楼来袭者,那特么的好似跟疯了一般,四大尊者带队,带着四季楼的秘密高手,四处扫荡森罗庭再在整个江湖上的各个据点……只要发现,直接就是二话不说,不死不休的极端死斗。”
 
    一殿秦广王沉重地说道:“你知道吗?咱们森罗庭的金牌杀手……原本合共一百零八人,森罗庭的声威,有相当大的程度乃是基于这些人的努力;然而就是在这短短的半年时间里……已经有一百零四人被杀,仅有的几个幸存者亦不过是侥幸生还,个个重创,就没有一个全身而退的!”
 
    云扬的嘴角一阵抽搐。
 
    虽然云扬也有想过,那次变故之后森罗庭必然会遭到四季楼的报复,但却也万万没想到,状况竟是惨烈如斯!
 
    事实上,云扬一直都有搜罗关于四季楼与森罗庭对战的情报,然而这两家都属于超强实力,在他们之间没有真正分出胜负之前,还真就罕有关于他们具体伤亡数字的情报,直到此刻从秦广王的口中,云扬才算真正知道了,这两家居然打到了这么惨烈的地步!
 
    若是仍旧秉持初心,仅仅只基于利用森罗庭的心思,你们两家打得越惨烈越好,这样极端火并下去,就算森罗庭最终被四季楼灭了,也势必得付出相当大的代价,这样的结果对于九尊而言,是绝对的有利的!
 
    但人总能光想着自己,若是光想着保全自己,只要森罗庭那边抛出云扬乃是九尊幸存之云尊的信息,就足以磨平四季楼的所有怨仇,甚至可以大大敲上一笔竹杠,四季楼也是绝对会干脆就范的,但人家宁可将所有负担一肩抗下,这是讲究,这就是最大的善意,面对这样的善意,云扬要是不能投桃报李,那就是妥妥的不讲究了!
 
    “也不用那么惊讶,不光是咱们有折损,四季楼那边也没有多好过,仅在五大尊者,四大尊主之下的四十八位顶级高手,……迄今为止也已经被我们干掉了一多半,现在顶多还剩不超过十个人;四大尊者之中的冰尊者更是被我们直接打断了心脉,性命注定不久……”
 
    “号称跟五大尊者并列的四季楼供奉高手,也被我们干掉了三个之多,不愧是跟五大尊者并列的狠角色,手下当真了得。”
 
    云扬听到此处,关切的问道:“能令四季楼折损至此,相信森罗庭除了一百零八位金牌杀手的损失之外,你们十殿阎君只怕也非是完好吧?!”
 
    云扬这一问却是透出的实打实的关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森罗庭金牌杀手大量折损,让云扬感到惋惜,感到震撼,但若是与秦广王并列的十殿阎君出现了减员,却是云扬最不愿见的状况。
 
    虽然云扬与森罗庭十殿阎君就只得一面之缘,连正常对话都没有,但彼此印象极深,云扬对这十殿阎君有一份特殊的感情投射,恍如自己九尊兄弟的投影,而兄弟感情,向来是云扬心底最脆弱的部分,若是秦广王此际说出,十殿阎君中当真有人减员,云扬就算不会如听闻九尊弟兄噩耗,也相差不多!
 
    “放心放心,咱们森罗十王是什么样的角色,都在都在,没有少谁……”
 
    秦广王满脸尽是傲然之色,然而自得之色随即便跨了下来,“我跟你小子说,你可别随便打我们哥几个的注意了,我们十兄弟虽然无人殒命,却也是个个重创;目前还具备完整战力的,就只剩下了我与另外两个兄弟而已。”
 
    一殿秦广王怅怅叹息:“……曾经煊赫天下,号称天下第一杀手组织的森罗庭,在此役之后已经被打废了,综合战力十不余一……”
 
    云扬咳嗽一声,诧异道:“这是个什么说法,你刚才明明说四季楼死了那么多人,你们森罗庭最中坚的十王,个个健在。就这牌面分明是你们占了上风啊……不用跟我哭穷,之前咱们不熟,这才生出了不利用白不利用,利用一把就走的想法,现在断断不会如此了,否则我自己都会瞧不起我自己!”
 
    一殿秦广王苦笑一声:“真是不是跟你哭穷……我们十兄弟之所以能够全数存活下来,个中是……付出了巨大代价的……我们的师父……在灭绝谷一战之中,为了我们能够活下来,独自一人对上四季楼的秋风夏雷冬雪……豁出了所有潜力,与对方拼了一个两败俱伤,对方负伤而退,而我师父……却是从那天开始昏迷不醒……一直到现在……”
 
    “现在的森罗庭,当真就只剩下我们兄弟十个残兵败将,带着四个金牌杀手……现在的实力,哪里还堪一战……更有甚者,放眼这个江湖,已经再无我等的容身之处了!”
 
    一殿秦广王叹了口气,个中不无后悔之意。
 
    当初接下四季楼这单买卖,固然是为了报恩,了却过往因缘,但另一层原因也非是没有自是过高,没有将四季楼看得多么牛逼。
 
    毕竟,森罗庭雄踞天下第一杀手宝座已经太久太久;反观四季楼虽然有天下第一之誉,却也是太久太久之前的事了,干了也就是干了,最终谁怕谁,谁干得过谁,尤未可知!
 
    但事到临头,亲身体会之余,才真正了解到四季楼竟是这般的可怕!
 
    若非亲眼目睹,如何能够相信,如何能够想象,森罗庭所属的那些身经百战的金牌杀手,不仅打起来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尤其是那引以为傲赖以生存的隐形匿迹手段,在对方眼中,竟也是形同虚设!
 
    一场一场的血战,发生在千万里江湖之间。
 
    在世人看不到的地方,一殿秦广王等人几乎每时每刻都要身处于厮杀氛围之中!
 
    “幸亏当初老师第一时间,就带着我们离开了森罗庭总部,去了阴魂殿。”一殿秦广王叹口气。
 
    这阴魂殿,便是当初九尊中人相助森罗庭十殿阎君之地……
 

当前网址:http://wwnh.net/a/www_rf3788_comyule/20180507/8.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