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症结的源头某人也会被邀请进来共聚状况很是

www.rf3788.com娱乐 admin 浏览

小编:皇帝陛下闻言皱皱眉,径自陷入沉思之中。 嗯这算是完全放手的另一种解读吗? 可是当前这个时候,合适么 接下来,皇帝与云逍遥又开始用别的话题,来逗引宝儿说话,宝儿回应的话

皇帝陛下闻言皱皱眉,径自陷入沉思之中。
 
    嗯……这算是完全放手的另一种解读吗?
 
    可是当前这个时候,合适么……
 
    接下来,皇帝与云逍遥又开始用别的话题,来逗引宝儿说话,宝儿回应的话自然是充满了稚嫩的味道,而且有很多事,也都说得驴唇不对马嘴,更多时候干脆就是张着小嘴迷惘的看着两人,全然不明其意。
 
    然而即便只是那些能够接触到事情的回答,便已经足够让皇帝与云逍遥大吃一惊,惊骇莫名的了。
 
    尤其是皇帝陛下,颇感老怀大慰,后继有人。而在检查了宝儿的功课进度滞后,更觉心满意足。
 
    “宝儿是个天才!”
 
    皇帝对云逍遥说。
 
    云逍遥点点头:“不止是个天才,应该说是一个聪慧到了家的孩子,若是有选择,我实在不想将这样的孩子送入皇权纷扰之中……还有,你不觉得这孩子,有些……太安稳了一些么?属于正常孩子的顽皮与活泼劲……基本看不到啊。小孩子……居然有不喜欢玩耍的?”
 
    皇帝不以为然:“你在说什么,九五之尊的尊位若是不付出一定的代价何能得到,不要再套用你当年远离皇权的例子放到宝儿身上了好吗?再说宝儿不也时常都在玩耍么?哎……天降英才,自知以后责任重大,现在就早慧一些……我反而觉得更欣慰几分。”
 
    云逍遥呲牙:“你那不过是将你的想法,你的既定路线强加到宝儿身上,也敢说嘴。”
 
    “彼此彼此,你的想法难道不是打算照搬你当年的路子,听父皇说,你小时候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
 
    皇帝陛下斜着眼:“反观朕的想法有什么不好,虽然此时跟别的一般孩子不一样,难有快乐童年,却能享一世大位,孰重孰轻,如何取舍,显而易见。”
 
    云逍遥哼了一声,翻了翻白眼,不想说话了。
 
    个人立场观念殊异,自己的快乐值,兴奋点,幸福度跟自己的皇帝老哥明显不同轨,难以分说,左右宝儿是人家的亲孙子,自己只是代管,难道更多的说话立场,只是以后要更辛苦宝儿那孩子了,哎,宝儿怎地不是自己亲孙子呢!
 
    此念一出,云侯不禁又想到了云扬,以及云扬日前跟计灵犀的那场尴尬,竟自萌生出云扬要是早点成家,过个三五年,自己也会有孙子抱的画面……
 
    “可惜老秋到现在还是昏迷不醒……哎,朕真想与他讨论讨论啊……”皇帝陛下满是感叹地叹了口气。
 
    “讨论讨论?应该是炫耀炫耀吧!老秋要是知道你等着他醒来就为了刺激他这个到现在还没有孙子和外孙的事情我估计他宁愿长眠也不愿意醒过来面对你这可恶的嘴脸与气死人的谈论吧。”
 
    云逍遥说了一句话,径自起身扬长而去。
 
    “……你说什么?”
 
    云逍遥这句话太长了而且中途全然没有断句,皇帝陛下好一会儿都没有反应过来个中真意。
 
    ……
 
    云扬连续清闲了两个月。
 
    这整整两个月的时间里面,居然完全没有什么任何事情发生。
 
    无论是诸位皇子,还是那天道社稷门都没有任何动作出现,这个状态让云扬颇为诧异,却又无可奈何,毕竟他现在除了要确保宝儿的安全,还要看着计灵犀月如兰,再加上化相能力仍旧没有回复,自然无能出去调查线索。
 
    尤其是近来,他总感觉月如兰的心中有死志愈发极端,对于这一点,他恨不得天天瞪大了眼睛看着,确保不让有万一出现。
 
    还有就是,云扬可是很知道:那……计灵犀的身上,貌似充满了秘密,而且还是惊天动地的了不起大秘密。
 
    当事人计灵犀虽然不知,月如兰云逍遥还有白衣雪等人齐齐的误会了自己,但作为直接当事人的云扬却又怎么会将这个巨大变故放过,对于超逸力量至为向往的云扬可是很有兴趣知道,那天……从计灵犀身上闪现的红光到底是啥?
 
    以至于这段时间每次见到伊人,某人的眼睛总是探照灯一般在计灵犀浑身上下梭巡来去。
 
    计灵犀对某人的举动又羞又气,这个混蛋,眼睛色眯眯贼溜溜的天天看个什么?那眼神,仿佛要将自己扒光了一般……
 
    每次见到都感觉不得劲儿……
 
    上官灵秀这段时间带着自己的四个小侄儿来过两次,在第二次的时候,云扬脑海中灵光一闪,干脆将那四个小家伙留下来了。
 
    让这个四个小家伙与宝儿作伴。
 
    嗯,应该算是伴读!
 
    对此,皇帝陛下表示乐见其成;上官灵秀对此欣喜不已,上官家族更是感觉天上掉下来大馅饼,现在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个小小孩儿在玉唐帝国是什么地位和前途。
 
    或者可以说,只要他能健康成长起来,玉唐帝国那把至高无上的椅子,就铁定是他的!
 
    能够有机会与之从小相伴,那可是总角之交的机缘,天大的缘法!
 
    即便如上官老夫人心性超然之人也是乐见其成的。
 
    而四个侄儿在云府伴读之后,上官灵秀来得更勤了。
 
    然后,上官大小姐与计灵犀与月如兰又恢复了之前的闺蜜状态,经常一起出去游玩,一起练功,一起聊天,一起喝茶,偶尔还一起喝酒……
 
    一起上过战场打过仗面对过极端生死的感情,要不是因为某个男人,三女早就是生死至交了,这会氛围回暖,连症结的源头某人也会被邀请进来共聚,状况很是和/谐,外加微妙。
 
    可是威胁隐患始终存在,云扬中觉得……这两个月,实在是有些太平静了,一股巨大的危机感,在心头萦绕不息。
 
    诸位皇子的威胁或者不足论,但那天道社稷门……却又到哪里去了?他们绝不会放弃破灭玉唐气数的!
 
    还有四季楼……他们又到了哪里?
 
    还有雷动天,他又到哪里去了,这会距离他回去玄黄界可是很有一段时间了,怎么就要无音讯了呢?
 
    江湖……江湖也似乎没发生什么大事发生,很是风平浪静……
 
    然而这一天,云扬还在想着江湖也很平静的时候,不知道当前这个暴风雨前平静的状态什么时候会结束的时候,突然间感觉自己云府周围,猛然间就鬼气森森了起来。
 
    似乎在这一刻鬼门骤然张开,无数的厉鬼,冲出了地狱,齐临此地。
 
    云扬注意着周围动静,却并没发现什么具体异状;倒是水无音那边,十万火急的传过来消息。
 
    “无情楼所属,倾巢而出,大举进入了天唐城!”
 
    “无情楼?”云扬的注意力,一下子被这个劲爆情报吸引了过去。
 
    森罗廷之外的天下第二杀手组织,终于有动作了吗?!
 
    而接踵而来来的另一则消息,让云扬的眉头彻底地紧皱了起来。
 

当前网址:http://wwnh.net/a/www_rf3788_comyule/20180507/7.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