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始作俑者皇帝也是乐不可支显然没有想过当真

www.rf3788.com娱乐 admin 浏览

小编:云扬对此反而不意外,所谓见微知著,那三波死士的最大目的就是测试云府的防护力度,以及对这孩子的重视程度,而云府对那几波刺客的对待处理方式已经很说明问题,在这样的前提

 
    云扬对此反而不意外,所谓见微知著,那三波死士的最大目的就是测试云府的防护力度,以及对这孩子的重视程度,而云府对那几波刺客的对待处理方式已经很说明问题,在这样的前提下,若是不能一击便中,只会打草惊蛇,索性不如憋个大招,毕功于一役。
 
    但云扬对此毫无所惧,毕竟对于云扬来说,现在天唐城内所形成的波澜级数,在他眼中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太子等人除非不动作,一旦有任何动作,等待他们的,只会是云扬的反戈一击!
 
    雷霆反扑!
 
    真到那时候,云扬完全不介意将天唐城杀一个血流成河。
 
    这段时间以来,云扬过得很有点憋屈,几乎天天都要紧密注意着计灵犀和月如兰那边的动静,那日之后,他自己的尴尬犹在其次,云扬更担心月如兰,生怕这位新晋月嫂子一个想不开,追随八哥于地下……
 
    当日云醉月之事,已经成为了云扬心头除天玄崖一役之外的另一大梦魇,实在不想再有类似的情况再发生。
 
    云扬不动,九尊势力却犹有许多增长,水无音接手九尊势力运作,将九尊的地下情报网进一步扩张开来,就像是一只巨大的蜘蛛,在没有人看到的地下,丝丝缕缕的将一张笼括整个大陆的网络快速的编织完成。
 
    对于水无音的运作进度,就连云扬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虽然这项动作还没有全部完成,但各个方向的种子,都已经撒了出去,基础雏形已经呈现。
 
    而且,都在快速的持续成长。
 
    云扬自忖,就算是自己心无旁骛全力来运作这件事,效率多半也不会有现在水无音做得好。
 
    嗯,不该说是多半,而是一定不会,果然是术业有专攻,水无音,天生就是搞这个的隽才!
 
    无可比拟!
 
    关于此事,云扬一共就只偷偷去见了一面水无音——
 
    “当前的针对层面以各个国家,城市;军备等各方面为优先;等这些大致都完成之后,再将触手放入江湖。”
 
    “明白的。”
 
    “江湖上的奇人异士纷杂,变数莫测,与我们为敌的实力更是繁多,若是手下人一个不小心被抓住,便要承担顺藤摸瓜的风险,这一点要尤其小心,严加防范。”
 
    “我明白的,对此也早已经做了应对性准备,无论那一环出现了问题,上线下线即时中断,断断不会牵扯到根本,九尊之根本,即便是对自己人而言,都是不可知的绝密。”
 
    “这就好。”
 
    “无音,你将来的打算是什么?”
 
    “为老大报仇!”
 
    “报仇之后呢?”
 
    “……还没有更长远的打算。”
 
    “你的着眼点到底是在江湖?还是在朝堂?又或者是……更高一步?”
 
    “更高一步可以省下了,我欠缺那样的资质,更加没有那样的妄想,江湖人江湖事……也混的够了。朝堂……进去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也非是我乐见,最理想的……大抵就是能够一直在暗中掌控这件事情,也就够了,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这样啊……”
 
    谈完之后,云扬又想了许久,甚至因此生出了顾虑。
 
    水无音的想法很简单,然而越是这样简单的想法,彼时才越不好处理。
 
    彼时天下一统,如水无音构建的情报组织势力,乃是任何君主都无法忽视的利器!
 
    因为其本身还是足以对皇权构成巨大威胁的存在!
 
    真到了那时候,势必出现双方对立,难以转圜的局面。
 
    但现在收手,却已经不现实,云扬相信,就算是自己不为此继续努力,就算自己没有跟皇帝说,就算是皇帝不同意,但只要水无音想,他就有能力,一直掌控这支力量。
 
    更别说,云扬现在很需要这股力量。
 
    “算了,一切都顺其自然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无谓现在就杞人忧天,庸人自扰。”云扬默默地想:“只要我一直活着,这份平衡便永远都在;就算有一天我战死了……水无音这股地下力量也会持续相助玉唐,针对外敌……仍旧能够保持平衡。”
 
    ……
 
    皇帝陛下闲着没事的时候,也会微服前来云府,看看宝儿的学习情况,这个可是当前重点中的重点,若是宝儿资质有限,不堪造就,一切都是虚妄。
 
    然而宝儿表现出来的学习能力,却是让皇帝陛下和云逍遥都是为之瞠目结舌!
 
    宝儿的天赋资质,已经不单单是什么天才之类的字眼所能够形容的。
 
    这小鬼无论学习什么,非但能够立即学进去,而且还就能学以致用,举一反三!
 
    甚至对于某些问题,宝儿可以钻进去思考,学之一日,尤胜常人专研十年。
 
    天资之高,端的超乎想象,隽世之才。
 
    这一日,皇帝陛下在和云逍遥因朝堂权利平衡之事研讨,而宝儿在一边静静地听着,当听到太师,太傅,与秋冷等将门之间的权力制衡的时候,宝儿竟自露出来思索的表情。
 
    皇帝看着有趣,随口问了一句:“关于此事宝儿怎么看?可有何高见么?”
 
    云逍遥闻言哈哈大笑,显然是对于这个问话感觉到了滑稽,而始作俑者皇帝也是乐不可支,显然没有想过当真听到后续应答。
 
    一个只得三四岁的小孩子,怎么可能知道他们谈论的那些个问题?
 
    然而……
 
    宝儿皱着眉头想了想,道:“想要让两边都难受,却又都不难受,皇爷爷你可要累了……”
 
    听得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皇帝陛下捻着胡子的手猛地哆嗦了一下,直接将自己胡子揪下来两根,随即便瞪大了眼睛,看着宝儿,眼神中尽都是震骇之色。
 
    而云逍遥那边也是猛地瞪直了眼睛。
 
    这君臣制衡,文武平衡的事儿……宝儿将关键要害归结于了皇帝。
 
    虽然事实上正是如此,孩子话语用词亦是说的浅显幼稚,然而个中道理却是正确的。
 
    皇帝沉吟着问道:“宝儿为啥说我难受?”
 
    宝儿睁着圆圆的黑白分明的眼睛,天真的道:“这很简单啊,皇爷爷又不想真的打他们板子,只能让他们都害怕自己打板子,就好像宝儿玩的跷跷板嘛,一边重了,另一边就翘起来了啊,想要维持不上不下,两边差不多的样子就两边都不能太重,而皇爷爷是在跷跷板上照顾着两边的人,当然会累啊!”
 
    皇帝陛下:“……”
 
    云逍遥:“……”
 
    “那要是不想累呢?”皇帝陛下将宝儿抱在怀里问道。
 
    “不想累……”宝儿歪着头思索:“只要跷跷板……上面没有人了,就会变得安静啊,自然不需要另一个人平衡了。”

当前网址:http://wwnh.net/a/www_rf3788_comyule/20180507/6.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