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然无措呆呆怔怔地被月如兰拉着进入酒席之中

www.rf3788.com官网 admin 浏览

小编:此刻的双眸之中,再没有愤怒,没有期盼,甚至,连悲伤都已经没有了,原本灵动的眸子只余一片死灰,满是寂然 八哥一生思思念念,唯二挂在心上的人,就是你们两个。 云扬沉沉道

此刻的双眸之中,再没有愤怒,没有期盼,甚至,连悲伤都已经没有了,原本灵动的眸子只余一片死灰,满是寂然……
 
    “八哥一生……思思念念,唯二挂在心上的人,就是你们两个。”
 
    云扬沉沉道:“兰姐,灵犀……你们,今后一定要好好的,莫要让八哥走得不安心。”
 
    月如兰幽幽的说道:“他是高高在上的风尊大人,一生为国为民,端的侠之大者,哪里会记得我们这些小事情……居然还要你告诉我变心了,娶到了一个哪哪都比我强的女人……呵呵,他想的真是挺周到的啊!”
 
    云扬叹了口气,道:“兰姐……若是我与八哥易位处之……我也会这么写的……”
 
    月如兰叹了口气,轻声道:“你也写过这种遗书?”
 
    云扬苦笑点头:“九尊同心同行,八哥做过的后事安排,我也同样做过。”
 
    月如兰道:“那你的遗书里面,也有针对心仪女子的安置吗?”
 
    云扬苦笑不迭:“兰姐太高看我了,我一共才几岁年纪……哪有这等心思,这一节却是省下了。”
 
    月如兰道:“那就是到现在还没有心仪的女子,是这个意思吗?!”
 
    云扬闻言却是一顿,沉吟了片刻,这才轻声道:“是,没有。”
 
    月如兰叹口气,道:“云兄弟,你让我们好好地……自己却更加要好好的……不但是为了我们这些活着的人,还有那些故去的人……”
 
    云扬点头:“是,在没有为哥哥们报仇之前,我绝对不会死!”
 
    月如兰默然,没有再开口说话,此时此刻,悲痛充斥了三人置身的密室之中,所谓宽慰的言语,在此地没有意义。
 
    计灵犀更是因为悲伤过度,陷入昏迷不醒昏睡之中。
 
    直到三人从密室离开,一路都没有人说话。
 
    到了将要离开外间密室门户、临出去的时候,云扬意外地听到了月如兰口中在低低的喃喃自语。
 
    “等我们九尊兄弟的事情告一段落,我请你们喝喜酒。”
 
    “等我成为风云英雄,必带十万大军,迎娶你过门。”
 
    “凌风……若是你要迎娶我,何须十万大军……”月如兰在轻声呢喃着:“只要有你一句话……便是永生永世啊……”
 
    云扬心中陡然一动,一阵强烈至极的酸楚感觉油然升起来。
 
    在这一刻,他突然想起了云醉月。
 
    另一位兄长的未亡人,岂不也是这样一个痴情痴心的女子么……
 
    当天晚上……
 
    云扬为之后做准备忙碌了大半天,这边才刚刚喘口气,准备吃个饭之后就赶紧休息的当口,老梅来了,神色怪异。
 
    “公子,两位姑娘请您过去饮酒。”
 
    “饮酒?”云扬瞪大了眼睛。
 
    即便是以云大少爷的头脑,对于这个邀约也表示万二分的理解无能,在这等时候,乍闻噩耗的两女心情恐怕已经悲伤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怎么还会请自己过去饮酒?
 
    这算是个什么说法呢?
 
    可是不去?
 
    不去行么?
 
    明显不行,在未坦诚自己身份之前,云扬已经对二女的任何要求无能抗拒,现在更加的无法抗拒!
 
    云扬疑疑惑惑的过去了。
 
    只见两女居住的小院门口,赫然高高挂起了两盏通红通红的灯笼,透过灯光看去,只见里面也尽都一片披红挂彩,朦胧中充满了喜庆的氛围。
 
    云扬愈发的疑惑,直是满头雾水,走过去敲门。
 
    出来开门的,是计灵犀,小姑娘此际仍是红着眼睛,苍白着脸,然而一身打扮却与平时迥异,满是的喜气洋洋,头上甚至还戴了一朵红花。
 
    云扬愣了愣:“灵犀,你……你这是……”
 
    对于当前所见,云扬是愈发的理解无能了,这是什么个情况,怎么这么的诡异呢?!
 
    计灵犀眼中含泪,却自强颜欢笑:“是月姐……他非要这么做,我,我拦不住……”
 
    云扬皱眉:“究竟什么事?你这是个什么打扮啊?”
 
    计灵犀没有再开口说话解释,却自侧身让开了门口。
 
    云扬往里面一看,当真看到小院子里的实际状况,不禁一下子愣住了。
 
    触目所及,眼前所见的种种,令到云扬刹那间张口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中唯有抽搐一般的剧烈疼痛起来。
 
    灯光下,但见月如兰一身大红的瑰丽嫁衣,头发高高挽起,竟是一副新嫁娘的打扮,脸上涂脂抹粉,盈盈含笑,端的艳如桃李,人比花娇。
 
    “云兄弟来了,来来来,快快入席。”
 
    月如兰微笑着,走过来,毫不避嫌的一把拉住了云扬的胳膊,笑道:“今天,嫂子请兄弟喝喜酒,不醉不归,喝不多不放你走。”
 
    话说此处,她的声音似乎哽咽了一下,随即却又欢快地笑起来,呵呵笑道:“今天,该说是请所有的兄弟们喝喜酒,他们的份你也要一并兼了,知道不?!”
 
    云扬闻言愣在当场,心头的酸楚愈发强烈,一时间竟然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云兄弟怎地傻了,赶紧入席啊。”
 
    月如兰神态自若,脸色红润,嫣然笑道:“你八哥欠了你们一顿喜酒,可是大事,今天嫂子来了,自然是要补上的。嗯,今天也是你嫂子我和你哥哥的大喜日子,云兄弟,你作为唯一的宾客,还是兄弟们所有人的代表,见证人的身份是跑不了的,来来来,快入坐啊,嫂子今天豁出去了,舍命陪小叔子,一醉方休,不醉不归……”
 
    听得月如兰的言语,云扬饶是智慧如海,此刻也变得如同木雕泥塑一般,茫然无措,呆呆怔怔地被月如兰拉着进入酒席之中
 
    桌上已经摆满了各色菜肴。
 
    周遭到处都是象征着喜气的鲜红。
 
    月如兰身材窈窕,风姿绰约,此际身着大红嫁衣,纵使脸上仍有易容,不复真实美貌,但其轮廓照影,仍旧是风华绝代,难描难写。
 
    两对红烛,静静的燃烧,红色的晶莹的烛泪在一点点的酝酿,滴落。
 
    一壶美酒在面前,散发着浓浓的酒香。
 
    ………………
 
    一世之盟言犹在,三生路上独徜徉;
 
    恨海情天人何处,半壶喜酒醉断肠。
 
    写的很难受。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意外!
 
    云扬霍然转头,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计灵犀。
 
    计灵犀红着眼睛低下了头,低低地说道:“我……没法……我本来不答应的,可是兰姐跟我

当前网址:http://wwnh.net/a/www_rf3788_comguanwang/20180507/1.html

 
你可能喜欢的: